X
熱門(mén)關(guān)注

王涵:心底無(wú)私天地寬

心底無(wú)私天地寬

記重慶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監委委員王涵

圖為王涵(左二)在與同事討論案件。鄧國瓊 攝

“面對腐敗手段的隱形變異、翻新升級,辦案人員必須增強政治敏銳性和洞察力,深挖新型腐敗背后的經(jīng)濟因素和政治因素,做到主動(dòng)出擊、精準‘排雷’?!鼻安痪?,重慶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監委委員王涵向同事們分享了查辦文某某等人嚴重違紀違法案的心得體會(huì ),該案在2023年底獲評重慶市紀檢監察系統“審查調查十佳精品案件”。

2018年1月,王涵從彭水縣人民檢察院轉隸到縣紀委監委從事審查調查工作。面對全新的工作環(huán)境和更高的工作要求,他在練就真本領(lǐng)上下苦功夫,迅速成長(cháng)為既精通法律法規又熟悉黨規黨紀的“行家里手”。他不畏艱險、勇挑重擔,參與查辦了該縣監委成立以來(lái)的所有職務(wù)犯罪案件,并多次被上級紀委監委抽調查辦大案要案。由于工作成績(jì)突出,2022年9月,王涵受到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嘉獎。

抽絲剝繭,拆穿被審查調查人精心編織的謊言

轉隸到縣監委后不久,王涵帶隊查辦該縣林業(yè)局原副局長(cháng)李某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案。這是該縣監委成立后的首例留置案件,作為審調組組長(cháng)的王涵不僅面臨審查調查人才缺乏的窘境,更讓他感到頭疼的是,李某一直以“借款利息”“入股分紅”“人情禮金”等輕微違紀行為來(lái)掩蓋其受賄犯罪的事實(shí),給審查調查工作造成了不少困難。

“人手不夠,我就自己多干點(diǎn)?!蓖鹾犬斨笓]員又當戰斗員,他承擔了所有訊問(wèn)談話(huà)以及重要涉案人、證人的詢(xún)問(wèn)談話(huà)工作,帶領(lǐng)專(zhuān)案組全面走訪(fǎng)了涉案林場(chǎng)、涉案企業(yè)的工作人員,全面審核了每一份證據材料……經(jīng)過(guò)幾個(gè)月的鏖戰,抽絲剝繭,終于用扎實(shí)的證據拆穿了李某企圖以違紀行為掩飾受賄犯罪的所有謊言。

然而,就在李某亂了陣腳、案件即將突破之時(shí),王涵卻因連續數月的超負荷工作病倒了。為了保持談話(huà)的連續性,高燒39℃的王涵每天打完吊瓶后,依舊堅持與李某談話(huà)。李某感慨地說(shuō):“要不是你這股不要命的拼勁兒,我這事應該就能夠躲過(guò)去了吧?”最終,李某如實(shí)交代了自己多次利用職務(wù)便利收受他人賄賂等違紀違法犯罪事實(shí)。

從事紀檢監察工作6年多的時(shí)間里,王涵突破了一道道難題,打下了一場(chǎng)場(chǎng)硬仗,除了一往無(wú)前的勇氣,也得益于他的勤學(xué)善思。

2022年,王涵帶隊查辦縣公安局經(jīng)偵大隊原大隊長(cháng)方某某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案。方某某在公安機關(guān)工作了近30年,歷經(jīng)刑偵、禁毒、經(jīng)偵等多個(gè)崗位,反調查意識很強。他將自己的受賄行為包裝成“項目投資”,頑固對抗審查調查。

針對方某某的特點(diǎn),王涵為其量身定制了談話(huà)方案。每次與方某某談話(huà)后,王涵都會(huì )逐幀觀(guān)看談話(huà)錄像,認真分析方某某“哪里表情不一樣”“哪里情緒有起伏”,找出其掩飾犯罪行為的破綻。在耐心細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與扎實(shí)的外圍取證中,王涵帶領(lǐng)專(zhuān)案組僅用7天就拿下了方某某的有罪供述,促使其交代了自己收受賄賂、濫用職權、私藏彈藥、參與洗錢(qián)等違紀違法事實(shí)。

以案促改,推動(dòng)解決事關(guān)群眾利益的具體問(wèn)題

王涵常說(shuō):“我們在查辦群眾身邊的不正之風(fēng)和腐敗問(wèn)題的過(guò)程中,要推動(dòng)解決一個(gè)個(gè)具體問(wèn)題,切實(shí)維護好群眾利益?!?/span>

2023年,在查辦縣城市管理局原局長(cháng)文某某等人通過(guò)虛假承包騙取停車(chē)位出租收益的案件過(guò)程中,專(zhuān)案組調取了多名涉案人員的銀行流水數據。

“為什么每個(gè)月都有一筆數額不菲的資金轉入文某某賬戶(hù)?”在分析這些銀行流水的過(guò)程中,王涵發(fā)現了文某某賬戶(hù)資金的異常情況,但這種異常又與其騙取停車(chē)位出租收益的行為沒(méi)有關(guān)聯(lián)。通過(guò)對這些進(jìn)賬追根溯源,專(zhuān)案組發(fā)現文某某賬戶(hù)上的這種進(jìn)賬已經(jīng)持續了10年之久,并且基本上每個(gè)月都由同一人轉入。

“這筆錢(qián)是什么性質(zhì)?這個(gè)人是什么人?他們之間是否存在利益輸送?”帶著(zhù)這些問(wèn)題,王涵組織人員開(kāi)始了新一輪談話(huà)。談話(huà)過(guò)程中,文某某稱(chēng)這筆進(jìn)賬是其投資液化石油氣的分紅款,但對其投資經(jīng)營(yíng)的細節卻避而不談。

王涵查閱了文某某經(jīng)營(yíng)液化石油氣的有關(guān)賬簿,產(chǎn)生了更多疑問(wèn):“什么投資可以短短數月就能回本?為什么‘入股’人數增加了,在液化氣銷(xiāo)售數量沒(méi)有明顯變化的情況下,股東分紅不減反而大幅增長(cháng)?”王涵察覺(jué)到其中隱藏了更復雜的問(wèn)題。

液化石油氣經(jīng)營(yíng)對專(zhuān)案組而言是一個(gè)陌生的領(lǐng)域,為了查清案件事實(shí),王涵帶領(lǐng)大家惡補有關(guān)知識,查閱了液化石油氣儲備站全部資料,并對儲備站進(jìn)行了實(shí)地勘察,爭分奪秒對相關(guān)涉案人開(kāi)展詢(xún)問(wèn)談話(huà)……通過(guò)一系列深挖細查,專(zhuān)案組發(fā)現文某某為了牟取高額利潤,伙同液化氣儲備站大股東徐某某在液化石油氣中非法混摻二甲醚進(jìn)行銷(xiāo)售的事實(shí)。由于二甲醚具有很強的腐蝕性,與液化石油氣混充后容易腐蝕液化石油氣鋼瓶閥門(mén),很可能造成泄漏,嚴重危害人民群眾生命財產(chǎn)安全。

王涵帶領(lǐng)專(zhuān)案組在加大力度查處文某某違紀違法行為的同時(shí),將相關(guān)情況報告上級紀委監委,推動(dòng)重慶市液化石油領(lǐng)域除險清患“大整治”。專(zhuān)項整治期間,全市打掉了4個(gè)犯罪團伙,抓獲犯罪嫌疑人47人,扣押劣質(zhì)液化石油50余噸,消除了液化石油氣領(lǐng)域風(fēng)險隱患,保護了人民群眾生命財產(chǎn)安全。

針對文某某案件暴露出的停車(chē)收費不規范的問(wèn)題,王涵也積極推動(dòng)相關(guān)部門(mén)進(jìn)行了專(zhuān)項治理。不久后,該縣通過(guò)招投標方式將縣城路內604個(gè)停車(chē)位整體出租給正規企業(yè)管理運營(yíng),采取停車(chē)明碼標價(jià)、自主掃碼繳費的方式,讓“停車(chē)難”變?yōu)榱恕胺判耐!薄?/span>

傾囊相授,培養能辦案、會(huì )辦案、辦好案的人才隊伍

“查辦案件需要團體作戰,一個(gè)人能力再強,單槍匹馬也很難做出成績(jì),我們要努力培養更多的辦案人才,團結一致攻堅克難?!蓖鹾f(shuō),辦理第一例留置案時(shí)所面臨的人才窘境讓他清醒地認識到,必須盡快培養能辦案、會(huì )辦案、辦好案的干部隊伍。

在王涵的倡議下,彭水縣紀委監委啟動(dòng)了“青藍工程”。每年根據新進(jìn)紀檢監察干部的個(gè)性特點(diǎn)、專(zhuān)業(yè)特長(cháng)、崗位需求等為其量身定制一對一“師帶徒”培訓計劃。王涵用耐心與愛(ài)心,結合自己學(xué)習工作經(jīng)歷,對年輕干部?jì)A囊相授。他多次帶領(lǐng)年輕干部參加專(zhuān)案,讓他們全程參與線(xiàn)索處置、調查談話(huà)、筆錄制作、證據提取、措施使用、報告撰寫(xiě)、卷宗歸檔等工作流程,在辦案實(shí)踐中為他們分享經(jīng)驗、傳授技巧、答疑解惑。

在查辦文某某等人嚴重違紀違法案件時(shí),新進(jìn)的紀檢監察干部陳明燎因為缺乏工作經(jīng)驗,在談話(huà)時(shí)開(kāi)不了口。王涵耐心地指導他做好談話(huà)前的準備工作,跟他一起分析文某某等人的個(gè)人情況、性格特點(diǎn),幫助他從證據著(zhù)手去尋找談話(huà)切入點(diǎn)。在王涵的指導和幫助下,陳明燎不僅克服了心理障礙,而且談話(huà)技巧日益成熟,陸續參與了多次談話(huà)。

“王委員對我們很?chē)栏?,他要求我們必須打牢基礎、吃透業(yè)務(wù);他對我們也很愛(ài)護,經(jīng)常手把手對我們進(jìn)行指導,幫助我們克服辦案中遇到的一切困難……得遇良師,人生至幸?!标惷髁歉屑さ卣f(shuō)。

通過(guò)這些年持續的薪火賡續、實(shí)戰練兵,彭水縣紀委監委的青年紀檢監察干部陸續成長(cháng)為辦案能手,審查調查隊伍人才梯隊逐漸成形,為打贏(yíng)一場(chǎng)場(chǎng)硬仗夯實(shí)了人才基礎。

王涵不僅在辦案業(yè)務(wù)上給予年輕干部耐心指導,更是在品行修養上嚴以律己,為大家樹(shù)立榜樣。身處審查調查一線(xiàn),他沒(méi)少遇到打聽(tīng)案情的、說(shuō)情打招呼的,他都嚴詞拒絕。時(shí)常會(huì )有人埋怨他不近人情,他卻說(shuō):“作為一名紀檢監察干部,如果抹不開(kāi)情面,不能堅守原則,就如同讓正風(fēng)反腐利劍長(cháng)出銹斑。只有行得正、坐得端,才能真正做到‘心底無(wú)私天地寬’”。(通訊員 李瑋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