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mén)關(guān)注

為政之要 莫先于用人

我們黨歷來(lái)高度重視選賢任能,始終把選人用人作為關(guān)系黨和人民事業(yè)的關(guān)鍵性、根本性問(wèn)題來(lái)抓。治國之要,首在用人。也就是古人說(shuō)的:“尚賢者,政之本也?!薄盀檎?,莫先于用人?!?/span>

——《著(zhù)力培養選拔黨和人民需要的好干部》(《論黨的自我革命》)

“為政之要,莫先于用人”出自《資治通鑒·魏紀五》:“為治之要,莫先于用人,而知人之道,圣賢所難也?!币馑际钦f(shuō),治國理政首要的任務(wù)就是選人用人。

我國歷朝歷代都重視官吏選拔和管理,先賢很早就提出了任人唯賢、選賢與能的理念??鬃訉ⅰ芭e賢才”列為為政要點(diǎn)之一,認為“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想要從根本上實(shí)現人安國治、得民心而得天下,務(wù)必要選拔賢能之人,使得朝廷崇禮、百僚敬讓?zhuān)鹳t尚德的政教方略就會(huì )由內而外、由近及遠地推行開(kāi)來(lái),百姓就會(huì )遷善日進(jìn),國家就能凝聚力量,最終實(shí)現國富民強。墨子明確提出“不辯貧富、貴賤、遠邇、親疏,賢者舉而尚之”的主張,強調“賢者為政則國治,愚者為政則國亂”,“國有賢良之士眾,則國家之治厚;賢良之士寡,則國家之治薄”,“雖在農與工肆之人,有能則舉之”。

既然賢能之士受到重視,那么,何謂賢能?如何選賢用賢?東漢學(xué)者鄭玄注解《周禮》說(shuō):“賢,有德行者。能,多才藝者?!标P(guān)于選賢用賢的標準,一般從德與才的辯證關(guān)系中展開(kāi)。孟子倡導“賢者在位,能者在職”。在這一區分中,“賢”主要指內在的道德品格,“能”則指外在的治理才能。治國平天下的要義,即在于“尊賢使能,俊杰在位,則天下之士皆悅而愿立于其朝矣”。在《資治通鑒》中,司馬光對德與才的關(guān)系作了深入闡釋?zhuān)奥敳鞆娨阒^才,正直中和之謂德。才者,德之資也;德者,才之帥也”,“古昔以來(lái),國之亂臣、家之敗子,才有余而德不足,以至于顛覆者多矣”。德是根基,才能依賴(lài)德行而產(chǎn)生。任人唯賢,就是既要選拔有賢德之人,又要注重其才干,即任用德才兼備之人。倘若符合德才標準,則案名察實(shí)、選才考能、唯才是舉,決不取決于門(mén)第、資歷、名聲,“茍得其人,不患貧賤;茍得其材,不嫌名跡”;也決不能取決于親疏好惡,“其取舍進(jìn)退無(wú)擇于親疏遠邇,惟其宜可焉”,“茍得其人,雖讎必舉;茍非其人,雖親不授”。

這一過(guò)程中,先賢也在不斷探索如何從制度上保障任人唯賢理念的落實(shí)。兩漢形成了察舉制,魏晉南北朝逐步推行九品中正制,隋唐以來(lái)科舉制成為選人用人的主要制度。梳理各種選才方式可以發(fā)現,設計這些制度的最初目的,是為將賢能之士選拔舉薦出來(lái)。而當一種制度走向僵化,不能選出賢能之士的時(shí)候,必然會(huì )隨著(zhù)歷史發(fā)展而被淘汰。

縱觀(guān)歷史,我國古代既有文王渭水訪(fǎng)賢、周公吐哺禮賢、蕭何月下追韓信、劉備三顧茅廬求賢的美談、也有馮唐易老、李廣難封的悲嘆。正如賈誼在《新書(shū)》中所言:“渚澤有枯水,而國無(wú)枯士矣。故有不能求士之君,而無(wú)不可得之士。故有不能治民之吏,而無(wú)不可治之民?!睔v朝歷代并不缺乏賢才,問(wèn)題就在于是否能夠清醒地認識到賢才的價(jià)值,是否能真正做到以德為本,循名責實(shí),選賢任能?!暗萌苏吲d,失人者崩”,是在王朝興衰更替中被反復驗證過(guò)的寶貴歷史經(jīng)驗。

“觀(guān)今宜鑒古,無(wú)古不成今?!敝袊伯a(chǎn)黨歷來(lái)重視選賢任能,把干部隊伍建設作為關(guān)系黨和人民事業(yè)的關(guān)鍵性、根本性問(wèn)題來(lái)抓,總是根據不同歷史時(shí)期黨的中心任務(wù),與時(shí)俱進(jìn)加強干部隊伍建設。

1938年10月,毛澤東同志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huì )上指出,“有計劃地培養大批的新干部,就是我們的戰斗任務(wù)”。新中國成立之初,為了適應執掌全國政權和領(lǐng)導社會(huì )主義革命、建設的需要,我們黨統一調配和大量培養、訓練干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后,針對干部隊伍青黃不接的嚴峻形勢,我們黨明確提出干部隊伍“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zhuān)業(yè)化”方針,開(kāi)展“第三梯隊”建設,推動(dòng)實(shí)現干部隊伍的新老交替與合作。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反復強調,“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堅持和發(fā)展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關(guān)鍵在黨,關(guān)鍵在人,歸根到底在培養造就一代又一代可靠接班人?!敝?zhù)眼建強黨的執政骨干隊伍,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提出和貫徹新時(shí)代黨的組織路線(xiàn),著(zhù)力完善黨管干部、選賢任能制度,強化黨組織領(lǐng)導和把關(guān)作用,樹(shù)立正確用人導向,堅決糾正選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風(fēng),建立健全素質(zhì)培養、知事識人、選拔任用、從嚴管理、正向激勵的干部工作體系,大力發(fā)現和培養選拔優(yōu)秀年輕干部,推動(dòng)干部隊伍建設邁上新臺階。

“為政之要,莫先于用人?!被赝聲r(shí)代,在脫貧攻堅主戰場(chǎng),“我是一名共產(chǎn)黨員,帶領(lǐng)群眾拔窮根我義不容辭”,扶貧干部?jì)A力奉獻、苦干實(shí)干,同貧困群眾想在一起、過(guò)在一起、干在一起;在疫情防控第一線(xiàn),“我是黨員我先上”,黨員、干部沖鋒在前,凝聚起同心抗疫、共克時(shí)艱的強大力量;在突破關(guān)鍵核心技術(shù)“卡脖子”難題中當先鋒打頭陣,在國家重大工程項目中當尖刀挑重擔,在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一線(xiàn)創(chuàng )佳績(jì)做奉獻,在解決群眾急難愁盼問(wèn)題中用心用情用力,從祖國北疆到南海島礁,從東部沿海到雪域高原,處處都有黨員、干部的奮斗身影……正是因為有一批批優(yōu)秀干部沖鋒在前、勇于擔當,我們黨才能團結帶領(lǐng)人民攻克許多長(cháng)期沒(méi)有解決的難題,辦成許多事關(guān)長(cháng)遠的大事要事,經(jīng)受住接踵而至的巨大風(fēng)險挑戰,創(chuàng )造一個(gè)又一個(gè)人間奇跡。實(shí)踐充分證明,全面從嚴治黨鍛造出過(guò)硬干部隊伍,是新時(shí)代黨和國家事業(yè)取得歷史性成就、發(fā)生歷史性變革的關(guān)鍵所在。

政治路線(xiàn)確定之后,干部就是決定的因素。黨的二十大擘畫(huà)了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jìn)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藍圖,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必須有一支政治過(guò)硬、適應新時(shí)代要求、具備領(lǐng)導現代化建設能力的干部隊伍。新征程上,廣大黨員、干部要堅持不懈用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武裝頭腦、指導實(shí)踐、推動(dòng)工作,勤學(xué)不輟苦練內功、增強本領(lǐng),主動(dòng)作為、擔當使命,努力創(chuàng )造無(wú)愧于黨、無(wú)愧于人民、無(wú)愧于時(shí)代的業(yè)績(jì)。(郝思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