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mén)關(guān)注

《包拯家訓》中的廉潔文化理念

包拯(999—1062年),字希仁,北宋廬州合肥人。人稱(chēng)“包公”“包青天”。他自幼以孝聞名鄉里,在地方上,曾做過(guò)知縣、知州、知府;在中央,曾任監察御史、知諫院、三司使等,“強志盡瘁,夙夜匪懈”,最后在樞密副使職位上去世。

《包拯家訓》寫(xiě)道:“后世子孫仕宦有犯贓濫者,不得放歸本家;亡歿之后,不得葬于大塋之中。不從吾志,非吾子孫。仰珙刊石,豎于堂屋東壁,以昭后世?!鼻?7字訓辭、后14字押字,可謂字字珠璣,核心要義是告誡后世子孫要遵從其志,做官不得貪贓枉法,做人要清白廉潔,鮮明彰顯了“廉為官之本,貪為政之蠹”的廉潔文化理念。

嚴以治貪

《包拯家訓》訓辭主要圍繞“贓濫”展開(kāi),充分體現了包拯對貪贓枉法的痛恨。包拯懲治貪腐以嚴著(zhù)稱(chēng)。朱熹說(shuō),包孝肅公立朝剛嚴,聞?wù)呓詰勚?,至于閭里童稚婦女亦知其名,貴戚、宦官,為之斂手。

包拯在任職開(kāi)封府期間,發(fā)現其轄區內的達官顯貴沿惠民河修建了許多樓舍亭榭,導致河道變窄、河水不時(shí)泛濫,嚴重威脅百姓生命。對此他不畏權貴,下令將違法建筑悉數拆除。在任監察御史、知諫院等期間,包拯多次上疏嚴劾貪官酷吏,綜觀(guān)《孝肅包公奏議集》十卷,他先后上疏彈劾張若谷、王逵、張堯佐、張方平、郭承祐、宋庠、李淑、劉兼濟、宋祁等人。他彈淮南轉運使王逵“苛政暴斂,殊無(wú)畏憚”“非理配率人戶(hù)錢(qián)物上供,以圖進(jìn)用”“害民蠹化”;彈三司使張方平“身主大計,而乘勢賤買(mǎi)所監臨富民邸舍,無(wú)廉恥,不可處大位”;彈雄州知州劉兼濟“材庸識暗,素無(wú)廉節”;彈吏部侍郎宋祁“在益都多逰宴”等,希望對這些毫無(wú)廉潔操守的貪官污吏予以降黜。

為促使“廉吏知所勸,貪夫知所懼”,包拯還提交了“乞不用贓吏”“請不用苛虐之人充監司”“廢錮贓吏”等眾多奏議,希望朝廷“精選廉干中正之人”為官從政,力圖從選人用人上斷絕贓濫者從政的幻想。包拯主張澄清吏治,選任賢才,裁抑特權,其上疏治貪之多、執法治貪之嚴,從當時(shí)京師流傳“關(guān)節不到,有閻羅包老”即可顯見(jiàn)。

廉以用權

《包拯家訓》訓辭雖然主要圍繞“贓濫”展開(kāi),但訓示的本義在于告誡后世為官的子孫要“廉政親民”。親民之官,以廉為基。廉潔是一個(gè)官員最基本的道德操守。包拯重言教更重身教,自入仕伊始,他就一直倡導和躬行清正廉潔。包拯在《乞不用贓吏》中說(shuō):“廉者,民之表也;貪者,民之賊也?!彼簧冀K堅持以身作則,務(wù)求做到廉以用權、權為民用。

在瀘州當知州時(shí),包拯的親戚非常高興,想借著(zhù)他的威風(fēng)徇私枉法,其中就有他的舅舅,包拯對此毫不姑息。他親自開(kāi)庭審訊他的舅舅,并杖責數十大板,“自是親舊皆屏息”,其親朋好友再也不敢違法亂紀、為非作歹了。在任職開(kāi)封府之初,當時(shí)有所謂的牌司制度,即“凡訴訟者不得直入衙內,府吏守門(mén),先收狀牒,謂之‘牌司’”。為了防止門(mén)牌司收轉狀紙時(shí)向告狀人索賄受賄,包拯上任即改革此項制度,裁撤門(mén)牌司,大開(kāi)正門(mén),允許告狀人直接上庭遞交狀紙,“自道曲直”,自此,吏民不敢欺,實(shí)現了官民“無(wú)復隔閡”。

《包拯家訓》要求后世子孫如果做官,當廉以用權,若貪污違法而被撤職,則不允許回老家走進(jìn)包家大門(mén),死后也不能葬于包家世代的墳塋之中。如此嚴厲的家訓,是包拯人生道德準則的體現,反映了他高尚正直、廉潔奉公的操守,體現了懲惡揚善、公正廉明的清官形象。

潔心自律

《包拯家訓》訓辭中“不從吾志,非吾子孫”8字,既是對后世子孫為官者的要求,又是對子孫中非仕之人的垂誡。修身、齊家而后治國、平天下,欲修其身,先正其心。包拯初任揚州天長(cháng)縣令時(shí),就寫(xiě)戒廉詩(shī)一首作為立身處世的座右銘,詩(shī)的首句為:“清心為治本,直道是身謀?!弊允贾两K,他初心不改、潔身自好。

在出任端州之時(shí),當時(shí)端州因出產(chǎn)名貴的硯臺,每年要向朝廷進(jìn)貢一定的數額。此前歷任郡守常以進(jìn)貢的名義向老百姓多斂取數十倍以饋贈權貴。包拯到任后,嚴令按進(jìn)貢的定額征收,多一個(gè)也不行。包拯自己很喜愛(ài)書(shū)法,對文房用具也情有獨鐘,但他在此地期滿(mǎn)卸任,“不持一硯歸”。后人對此評價(jià)說(shuō):“此其律己之義,凜乎嚴凝,蓋有肅于秋霜而寒于冬雪者?!?/span>

包拯一生多次拒絕他人送禮,在他60歲生日之際,仁宗皇帝也曾送其賀禮,并在紙上寫(xiě)道:德高望重一品卿,日夜操勞似魏征。今日皇上把禮送,拒禮門(mén)外理不通。包拯看后,立即揮毫題詩(shī)回詔:鐵面無(wú)私丹心忠,做官最忌念叨功。操勞本是分內事,拒禮為開(kāi)廉潔風(fēng)。此詩(shī)可謂他“清心為治本,直道是身謀”的生動(dòng)寫(xiě)照?!端问贰酚涊d,包拯“與人不茍合,不偽辭色悅人,平居無(wú)私書(shū),故人、親黨皆絕之。雖貴,衣服、器用、飲食如布衣時(shí)”。為家國大事計,包拯修身正心、廉潔自律令后世敬仰。

化廉成風(fēng)

《包拯家訓》14押字,既是以石刻方式對后世子孫的嚴明要求,也反映了包拯冀望出現“風(fēng)化日益美,賢杰日益聳”的盛世美景。好家風(fēng)推動(dòng)形成好民風(fēng)好政風(fēng)。包拯特別注重弘揚歷史名臣的真善美事跡,強調應以他們?yōu)榘駱?,以此化風(fēng)成俗。他因宋太宗時(shí)期禮部侍郎王明“節義端勁,功烈卓偉”而感動(dòng),特繕寫(xiě)王明曾孫王臨所著(zhù)《家傳》,并上疏仁宗皇帝《請謚王明》。在他去世后,仁宗皇帝也因其孝聞天下及廉政威名而“幸其第臨奠,輟視朝一日,贈吏部尚書(shū),謚孝肅”。

在《包拯家訓》影響下,包拯之妻董氏“亡聲伎珍怪之玩,素風(fēng)泊然”;其子包綬在赴任潭州通判的路上病故,人們打開(kāi)他的行李發(fā)現“誥軸著(zhù)述外,曾無(wú)毫發(fā)所積為后日計者”,后人對此評價(jià)說(shuō):“益知公生平清苦守節,廉白是務(wù),遺外聲利,罕有倫比。孝肅以清白勁正光于青史,公可謂能克家者,孝肅之風(fēng),至于公而益熾也”;其孫包永年歷任縣主簿、縣尉、縣令等,“廉勤自守,蔚有政聲,吏民愛(ài)思”“凡厥蒞官臨事,廉清不擾”,在死后也“了無(wú)遺蓄”,連喪葬費用都是由兩位堂弟資助的。后人對此評價(jià)道:“孝肅公之遺風(fēng)余烈猶在也?!卑暮笫雷訉O大都傳承了“孝肅家風(fēng)”,繼承了包拯遺志,他們的墓也多歸葬于合肥縣公城鄉公城里包拯墓旁。(王鵬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