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熱門(mén)關(guān)注

解答人與自然關(guān)系“歷史之謎”

正確理解人與自然之間的辯證關(guān)系是科學(xué)認識和把握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guān)的重要環(huán)節。馬克思恩格斯站在全人類(lèi)解放的高度指出,人是歷史進(jìn)程中的“自然人”,自然是“人化”了的自然,只有尊重自然、順應自然,才能達到人與自然界的有機統一,實(shí)現“人”自由而全面的發(fā)展,完成真正意義上的“人”的復歸。

馬克思在《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中強調,共產(chǎn)主義“作為完成了的自然主義,等于人道主義,而作為完成了的人道主義,等于自然主義,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間、人和人之間的矛盾的真正解決”。正是在此邏輯前提下,馬克思恩格斯充分闡述并系統論證了人與自然之間的辯證關(guān)系。

馬克思恩格斯認為,理解人與自然的辯證關(guān)系首先必須基于人的感性的對象性活動(dòng)。在《關(guān)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馬克思明確批判了舊唯物主義只是從“客體的或者直觀(guān)的形式”去理解對象、現實(shí)、感性,并沒(méi)有“把它們當做感性的人的活動(dòng),當做實(shí)踐去理解”。對象、現實(shí)、感性都是人的主體活動(dòng)和實(shí)踐的結果,整個(gè)自然界也是一樣。馬克思進(jìn)一步指出:“自然界,就它自身不是人的身體而言,是人的無(wú)機的身體。人靠自然界生活。這就是說(shuō),自然界是人為了不致死亡而必須與之處于持續不斷的交互作用過(guò)程的、人的身體?!睆亩?,人毋庸置疑地成為“自然界的一部分”。

當人類(lèi)以“自然人”的生態(tài)要素存在于自然界中,并源源不斷地吸收和消化自然界提供的植物、動(dòng)物等客觀(guān)物質(zhì)時(shí),自然界便不可避免地打上了“人化”的烙印,成為人類(lèi)歷史進(jìn)程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tài)》中指出:“全部人類(lèi)歷史的第一個(gè)前提無(wú)疑是有生命的個(gè)人的存在。因此,第一個(gè)需要確認的事實(shí)就是這些個(gè)人的肉體組織以及由此產(chǎn)生的個(gè)人對其他自然的關(guān)系?!薄叭魏螝v史記載都應當從這些自然基礎以及它們在歷史進(jìn)程中由于人們的活動(dòng)而發(fā)生的變更出發(fā)?!?/span>

隨著(zhù)人類(lèi)對自然界不斷施加作用,勞動(dòng)成為維系人與自然之間進(jìn)行物質(zhì)交換的紐帶。在馬克思恩格斯看來(lái),處理人與自然的關(guān)系必須觀(guān)照當時(shí)所處的社會(huì )歷史條件。沒(méi)有脫離了自然界存在的“人”,也沒(méi)有單純脫離人類(lèi)勞動(dòng)的自然界。在馬克思恩格斯所處的時(shí)代,人類(lèi)的生產(chǎn)力水平得到快速發(fā)展,但自然界卻被貶抑為與人無(wú)關(guān)的單純“物”或“使用價(jià)值”。馬克思在《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中分析指出:“異化勞動(dòng)使人自己的身體,同樣使在他之外的自然界,使他的精神本質(zhì),他的人的本質(zhì)同人相異化”,這一勞動(dòng)“從人那里奪去了他的生產(chǎn)的對象,也就從人那里奪去了他的類(lèi)生活,即他的現實(shí)的類(lèi)對象性,把人對動(dòng)物所具有的優(yōu)點(diǎn)變成缺點(diǎn),因為從人那里奪走了他的無(wú)機的身體即自然界”。

不僅如此,人類(lèi)曾在一段時(shí)間內將征服自然看作理所應當,不斷挑戰著(zhù)自然界運行規律的底線(xiàn)。針對這種情況,恩格斯在《論權威》中指出:“如果說(shuō)人靠科學(xué)和創(chuàng )造性天才征服了自然力,那么自然力也對人進(jìn)行報復?!彼M(jìn)一步在《自然辯證法》中發(fā)出警告:“我們不要過(guò)分陶醉于我們人類(lèi)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對我們進(jìn)行報復?!?/span>

為了糾正這種錯誤的認知和做法,揭示人與自然關(guān)系的內在規律,指明人與自然關(guān)系正確的發(fā)展方向,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宣告,“社會(huì )化的人,聯(lián)合起來(lái)的生產(chǎn)者,將合理地調節他們和自然之間的物質(zhì)變換,把它置于他們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讓它作為一種盲目的力量來(lái)統治自己”,只有通過(guò)“革命的實(shí)踐”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人與自然存在的矛盾,而實(shí)踐的關(guān)鍵就在于,將全體無(wú)產(chǎn)者聯(lián)合起來(lái)建立共產(chǎn)主義社會(huì ),真正完成對人與自然關(guān)系“歷史之謎的解答”。

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作家關(guān)于正確處理人與自然之間辯證關(guān)系的思想為中國共產(chǎn)黨人領(lǐng)導和開(kāi)展生態(tài)文明建設提供了重要啟示。新中國建立后,毛澤東強調“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發(fā)出“綠化祖國”、要使祖國“到處都很美麗”等的號召。改革開(kāi)放以后,我們黨相繼提出“植樹(shù)造林,綠化祖國,造福后代”“走可持續發(fā)展的道路”“建設資源節約型、環(huán)境友好型社會(huì )”。中國共產(chǎn)黨繼承和發(fā)展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所蘊含的生態(tài)理念,將其與馬克思主義“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原理結合起來(lái),用以指導實(shí)踐,并根據不同的時(shí)代條件,不斷予以發(fā)展、深化和完善,形成了中國特色的社會(huì )主義生態(tài)文明觀(guān)。

中國式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是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內在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大力推進(jìn)生態(tài)文明建設,積極探索人與自然和諧共生之路,系統形成習近平生態(tài)文明思想,進(jìn)一步豐富和拓展了現代化的內涵與外延,不斷豐富和發(fā)展了人類(lèi)文明新形態(tài)。我們要深入學(xué)習領(lǐng)會(huì ),堅持好、運用好貫穿其中的馬克思主義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方法,奮力譜寫(xiě)新時(shí)代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新華章。(張洪鈺)